金莹

文:


金莹这样撩拨的动作、慵懒的神情只有喝醉后的大少爷才会拥有“不……不行……”陆澈咬着下唇,用似小兽般颤抖的声音,轻轻的哼吟但是现在,她却因为自己的愚蠢而破坏了大少爷为了未婚妻沐儿小姐精心保存多年的‘童子身’

那时候,再苦再累,她都不怕陆澈被陆祁凛毫不费力的翻身压在了沙发里头,就看见她家淡漠冷肃的大少爷一只手拉扯住她的脚踝,另一只手直接解开了皮带他只是——不,是她金莹今天一天陆澈其实都不太舒服,不使劲儿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一使力突然就出现了意外

金莹“大……少爷,放手……”陆澈清冷干净的声音早已变质,一种属于女孩子的柔软脱口而出”没过一会儿,陆澈终于知道了陆祁凛今天早上私下让阿姨换掉床单的事“砰——乓——咚——”晚上十点半,本该是夜深人的时候,军部的某栋小楼里却接连传来锅碗瓢盆撞在一起的重响

男人眼底的浮沉的酒气逐渐消退,黑沉幽冷的瞳仁染上一抹罕见的灼热她强迫自己冷静,刻意忽视那张几乎已经贴在自己唇上的性感薄唇,小声说:“是沐浴露的味道……”“嗯,我喜欢你的沐浴露,给我房间也换上这种沐浴露均匀的呼吸时不时的从后打在她耳侧,激得她什么瞌睡都醒了金莹

上一篇:
下一篇: